【新聞點評】去中國化vs去中國化

【新聞點評】去中國化vs去中國化

本周二〈警惕全球「去中國化」〉一文見報後,引起不少迴響,一些朋友深表憂慮。有趣的是,當前語境下的「去中國化」一詞只在華文世界存在,英語世界完全沒有同義詞彙,這或反映國人充滿危機感,屬好現象。若在Google輸入「去中國化」尋找英文翻譯,它會顯示Go To China,看似滑稽劣譯,卻恰好突顯眼前問題之一體兩面。講到底,殺頭生意有人做,中國若繼續創造良好營商環境,外資企業「用掃把都趕不走」,更將掀起另一種「去(Go To)中國化」。

翻查資料,「去中國化」一詞曾在兩個時期高頻出現。首先是十九世紀中葉,用以形容日本、朝鮮(現南北韓)、越南等國家減少中國文化影響,推進其本土文化的過程,英文學術用詞為De-Sinicization。第二個時期是千禧年初,陳水扁獲選為台灣總統,透過「正名」(例如把「中華郵政」改為「台灣郵政」,「中國造船」改為「台灣國際造船」)等方式嘗試淡化當地的「中國」色彩,那時候國際學界通常稱為Taiwanization。

至於當前語境下的「去中國化」,很明顯跟上述兩種沒啥相干,主要是指美歐日等西方體系國家的企業,可能會把它們的中國生產線陸續遷走;這類外遷行動若大規模上演,就構成全球經濟逐步跟中國脫鈎(decouple),變相是自七十年代起全球經濟「擁抱中國」(Embrace China)之逆向趨勢。

外企盈利厚 難輕言遷離

正如筆者本周二文章指出,由於內地經濟近年有「國進民退」趨勢,讓部分外商感到營商環境漸呈不友善,再加上自2018年中美爆發經貿爭端,所以早於兩三年前已經存在着關於企業外遷的憂慮。及至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,中國的國際形象、對外關係倍受挑戰,部分西方政府一來為了卸責、轉移視線,二來考慮到實利與安全,開始大力推動企業從中國遷走,包括美國和日本政府揚言為「企業搬家」提供高額補貼。

正因如此,內地政、商、學界近日非常擔憂,很多微信「高端」群組都引發熱議,不少體制內人士也提出要高度警惕箇中風險。但有趣的是,這邊廂中國人憂心忡忡,西方輿論雖也有提及企業可能從中國搬走的話題,「熱度」卻不太高,亦未形成一個相當於中文「去中國化」的英語詞彙。

值得注意,西方國家奉行自由經濟體制,企業不一定「聽政府支笛」。就像特朗普自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以來,不斷大力呼籲通用汽車、蘋果等企業把廠房從中國「回歸美國」,但成效始終微乎其微,Tesla還反過來赴上海開設超級工廠。講到底,殺頭生意有人做,亦有謂「商人無祖國」,企業若能在一個市場安穩地賺取豐厚利潤,用掘頭掃把也未必能把它們趕走。

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(由可口可樂、福特、波音、雅培、Walmart等大小美企組成)去年進行的調查,多達97%受訪美國公司表示旗下中國業務正在賺錢,同時,87%企業並無從中國遷走「任何業務」的打算。可見起碼直到去年為止,即便中美官方經貿摩擦激烈,但所謂「去中國化」趨勢在美國企業身上並不存在。

華續改善營商 吸力更大

儘管中國勞工成本逐漸上漲,惟勝在14億人口勞動力供應充裕,加以工人聰明、勤勞、有紀律,同時已建立了全面、完整的上下游產業鏈,還有龐大消費市場潛力,試問外資企業怎麼捨得輕言離開。

舉例說,假若美國商界真的要把大部分廠房遷往東南亞,在越南、泰國也可造出Tesla跑車和iPhone手機,但基於勞動力規模等限制,其成本也勢必顯著高於Made in China,最終要犧牲公司利潤、股票市值和消費者利益。換言之,美國政府倘堅決推動「去中國化」,必須預算自己都要付出沉重代價。

當然,上述假設建基於中國的內、外部環境未至於太惡劣,例如對內「國進民退」不會嚇怕人,對外能避免跟西方國家「真.冷戰」。不然的話,外國政府若不惜打出「七傷拳」,嚴令禁止所有高端零部件銷往中國,屆時蘋果、Tesla等恐怕要高唱謝霆鋒名曲《非走不可》。

目前來看,中國和西方國家真正撕破臉冷戰的機率不高,比較有可能上演的是局部、小規模之「去中國化」,即大型企業出於政治壓力及分散風險考慮,把部分高端生產線搬回本土,又把一些低端生產線遷到其他新興市場,但很大部分產能仍留在中國。

更進一步看,中國在內部若能繼續創造良好營商環境,包括進一步改革開放,保障知識產權和私人財產安全,促進資金和資訊自由流通,厲行依法治國,對外調和融洽關係,外資不但「誓死不走」,隨時更多企業爭相Go To China,掀起另一種「去中國化」。

About the author

Leave a Reply